重要提醒关闭

查看更多》

第二百六十八章 逐鹿之偿

作者:落魄|发布时间:|字数:5590

“陛下?”内侍试探性的声音将怔怔发呆的王杉唤回,借着黯淡的月光,王杉看着内侍的脸颊沉默不语。

“陛下?”内侍的声音开始因为恐惧而发抖,面对着震烁古今的开国帝王,内侍十分清楚自己面对的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人,在他征战天下的数十年之中,仅仅因为王杉的一个屠城,便至少有近百万的无辜百姓丧命。没有人知道,究竟是因为什么,王杉从当初的的那个爱民如子的北阳王变成了现在的暴君崔杉!

崔杉!

现在的王杉终于找回了自己的真实身份,他是神嘉皇帝的后代,他的身体里流着天彰皇帝的血,他是崔氏皇族的嫡子!在王杉三十五岁的那年,王杉在中原的紫禁城,在项氏家主项复面前得到了事情的真相,只是,这个得到这个真相的答案实在是太过残酷!

“真是年轻啊。”王杉喃喃自语,曾几何时,他也是英姿勃发,烈烈风姿让多少美人为之心动,只可惜,现在的他不过是一个行将就木的枯槁老人,孤单一人守着过去的记忆等着死亡的眷顾......

“陛下?”内侍的双腿已经开始颤抖,如今的四荒五原没有人能在崔杉这么长时间的对视中保持平和。

王杉淡淡一笑,挥挥手,示意内侍离开。

内侍如蒙大赦,连忙走出富丽堂皇的卧室。

王杉面无表情,走到窗边,窗外明月依旧皎洁,一如往昔。

“小夜。”王杉低声喃喃,不会有人回答他的,因为那个清丽的女人已经永远的留在南荒那片土地上了,留在了镜月湖边,只有四荒五原七大胜景的镜月湖才配做小夜的埋骨之地。

“原来已经过了一百年了吗?”王杉漆黑的瞳孔早已经变得浑浊,不复往日的清澈,新历一百年!明天就是新王朝的百年寿诞,而作为一手缔造王朝的王杉,却没有丝毫的欣喜。

因为他感受到了孤独的可怕。

......

中原,紫禁城,城郊。

“包子咯!”老孙亦在小车边,用力的喊道。

“老板,包子什么馅儿的。”清晨刚刚摆上摊的老孙听见了一个沙哑的声音。

“哟,客官,你来的可真是早,也是去京城看皇帝真容的?”老孙作为一个话痨,明显的没有回答客人的问题。

“包子什么馅儿的?”来客的面容藏大宽大的兜帽中,留给老孙的只有相似的问题。

“你这人好生奇怪,难道不认字吗?”老孙来了脾气,指了指身边的招牌,上面大大的写着“牛肉包子”这几个大字。

“我是一个瞎子。”来客声音淡淡。

老孙脸上露出愧疚的表情,声音转柔:“这可真是抱歉,牛肉馅儿的,您要是不吃肉,也有茴香馅儿的。”

来客沉默片刻,伸出手掌,白净的手掌上整齐的摆着三枚铜币。

“这些,能换多少个茴香的?”来客小心翼翼的说道。

老孙死死的盯着那三枚铜币,终于忍不住惊呼道:“我的天,这可是前朝的玩意了,值老钱了,你拿来换包子?”

来客声调不变道:“能换多少个?”

......

“我的老天,父王,这京城这么大吗?可比咱们上原好玩多了。”十几岁模样的少年扒着车窗,兴奋的对马车中的中年男子说道。

冀谓脸上露出宠溺的笑容,对着少年说道:“是啊,紫禁城可是天子住的地方,能不繁华吗?你若是喜欢,我就为你向天子讨一个郡王的爵位,让你在京城里长住。”

少年扑哧一笑,看着自己的父亲大言不惭的说道:“父王,你总是吹牛说你和天子是结拜兄弟,可我看怎么都不像呢?”

冀谓哈哈一笑道:“是吗?哪里不像了?”

少年双眼露出崇拜的目光道:“当今天子可是崔氏王朝的后人,自幼在民间长大,后来三十年中纵横捭阖,再续崔氏王朝霸业,怎么会有你这种老好人兄弟呢?”

冀谓淡淡一笑道:“看来你知道的还不少啊,那你就仔细说说天子是如何得到的天下,我也正好检查一下,你有没有好好读书。”

少年挺起胸膛,傲然说道:“说就说,您可听好了!《战事书-天子传》天子本崔氏,奈何青贼残暴,上祖崔复化名项复自愿受青贼摆布以引世人警戒,青贼则趁机壮大实力,暗中结交党羽,吞并土地,以图一统天下之妄想。上祖遂求剑圣离尘,以八拜之礼待之,离尘为之而动容,生死之至于外,终保天子逃出中原。时年,天子不过三岁。

而后,离尘以纵横剑给予天子,天子凭此神器立威与四荒五原,青氏为之起疑,天子遇荆氏之王,荆王以国士待之,荆王殡天,感激天子之恩,报以北部之地。天子以北部为领土,号曰北阳王。建国十年,青氏屡犯之,天子遂率死士三百人,远赴中原遇青氏埋伏,上祖以死相救,天子回北部,深知青崔之仇,改姓崔氏,而后三十年,天子亲率大军,于松沃长谷大败青氏大军,问鼎中原......”

少年一气说了很久,囊括了王杉的一生,只是在冀谓听来这所谓的历史有许多和他知道的大有出入,毕竟这些只是王杉希望世人知道的,而那些所谓的真相已经留在了那些风雷激荡的岁月中了。

“父王?你哭了?”少年惊讶的说道。

冀谓微微一愣,脸上传来的冰凉感觉让他陷入恍惚之中,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哭泣。或许是追忆往日精彩,或许是因为某个人的离世,而今天正是那个人的生日,也是新王朝的建国之日。

那个陷入了疯狂的男人,将所爱之人的生日定位立国之日,他居然用这种近乎于执拗的方式强迫自己不去忘记她。

“真是一个疯子。”泪眼朦胧中,马车走进了皇城之中。

......

“陛下,冀王求见。”内侍的声音让王杉的雪白眉毛微微颤抖。

“让他进来。”王杉脸上露出罕见的笑容,冀谓是他在这世上为数不多的老友,曾经王杉也有很多的朋友,可是他们中的许多人不是被王杉杀了,就是被别人杀了......

“这是你的儿子?”王杉望着躲在冀谓身后的少年,甚至没有理会冀谓等人未曾行礼。

“算是吧,他将会是破冰武士未来的主人。”极为淡淡一笑。

“什么叫做算是?”王杉皱眉问道,面对着多年不见的老友,他们两个人都没有生涩感,好像他们天天都会见面一样。

“是我从宗师里过继来的孩子,毕竟冀氏需要一个新的王,而我已经老的快要死了。”冀谓苦笑着说道。

“可是你看起来还是很年轻啊。”王杉看着冀谓的脸颊,羞愧与自己的苍老。

冀谓摆摆手说道:“记得你还比我年轻了五岁,谁想到你却比我先老去。”

王杉摸着自己皱纹密布的脸颊,低声说道:“是啊,打了这么多年的仗,总会是消磨生机的。”

“你就要死了。”长久的沉默之后,冀谓忽然开口说道。

王杉微微一愣,随即哈哈大笑道:“是啊,我就要死了,不过现如今好像只有你才肯对我说这种话了。”

因为笑得过度用力,王杉的脸上出现了异样的潮红。

“你来见我,难道只是因为庆贺所谓的百年华诞吗?”王杉收回笑声,轻声问道。

冀谓将躲在自己身后的少年推出来,轻声说道:“这孩子叫做冀夜,今年十二岁,我希望他可以成为冀王,但是族里很多人并不同意我的观点,他们对冀夜的血脉表示怀疑。

王杉脸上出现从未有过的属于老人的慈祥,对着怕生的冀夜,王杉含笑挥手说道:”孩子,你过来。“

冀夜脸上露出惶恐的表情,即使内心崇拜王杉,但是面对着杀人无数的崔杉,没有人不会害怕。

王杉发出低笑声,费力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大声的喊道:“弘夜,进来!”

很快,一个与冀夜年龄相仿的少年跑进了房间。

王杉拉着少年的手,对着冀夜说道:“孩子,他叫崔弘夜,比你大一岁,是我年龄最小的孙子,你们一起出去玩吧。”

崔弘夜显然是一个热情好客的孩子,问过王杉好之后就拉着害羞的冀夜跑了出去。

很快,屋外就传来了孩子玩闹的笑声,王杉与冀夜相视一笑。

“我会让他成为冀王。”王杉声音低沉。

“多谢。”冀夜声音淡淡。

短暂的沉默之后,王杉笑着说道:“很好奇,你身为冀王,居然有人敢反对你的决定,看来你果然是有史以来最为软弱无能的冀王了,不知道老冀王泉下有知会怎么想。”

冀谓淡淡说道:“我不像你,不能把反对我的人杀了,所以只好听听别人的意见。”

王杉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,声音转冷道:“我不想在她的生日里和你吵架。”

冀谓冷声说道:“她的生日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

王杉直视冀谓双眸,一字一顿道:“那孩子的名字里有一个夜字?”

冀谓终于不再说话,偌大的房间,陷入了一片死寂。

“陛下,有人送来这个,说是要见您。”内侍的声音打破死寂。

王杉不耐烦的接过内侍递来的锦囊,暴躁的说道:“有人送东西我就要见是吗?看来你们这些狗奴才是活够了,难道我杀的蠢货还不够吗?为什么还是有这个多不过做事的白痴!”

内侍惊惧之下,双膝跪地求饶道:“陛下饶命啊,只是那人送来的东西实在是太过诡异,奴才们不得已才转呈给陛下的......”说完,内侍就不间断的在下方猛力磕头,直到鲜血染红了额头也不停止。

“罢了,叫那人进来,你们所有人都退下,叫弘夜带上冀夜去别的地方玩耍,我不下令,任何人都不许进来。”王杉打开锦囊之后,沉声说道。

“尊旨!”内侍颤声说道,很快整个寝宫没有了任何声音。

“发生了什么?”冀谓皱眉说道。

王杉低声一笑,将锦囊递给冀谓。

“你没有杀了他?”冀谓拿出锦囊中的锈迹斑斑的虎符,惊讶的说道。

王杉摇摇头说道:“我当时下令将他处死,但是军中他的党羽遍布,他有很大的可能被人暗中救出,所以对于他的生死,我一直起疑,现在看来,他的确没有死。”

“你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,你是故意给他活下去的可能。”冀谓一阵见血的说道。

王杉摇摇头,不再说话。

轻微的脚步声传来,伴随着偶尔的跌跌撞撞声,终于那扇红漆大门打开了,伴随着刺目的阳光,王杉看清了那个人,百年的时间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丝毫的痕迹,他好像被时光遗忘了,如果不是那一头白的发亮的长发,王杉几乎以为自己认错了人。

“好久不见,张三。”王杉沉声说道。

“参见王上。”张三跪在地上,恭敬的说道。

王杉惨笑着说道:“时至今日,做这些又干什么?冀谓,为他找一个椅子。”

“原来世子殿下也在......”张三在摸索中坐在椅子上。

冀谓只是苦笑一声,没有说话,在这两个人面前,他只有充当看客的资格。

“是来嘲讽我的吗?嘲讽我终于成为了一个孤家寡人?”王杉低声问道。

张三缓缓摇头说道:“不过是有几个问题想要问问王上罢了,当初不能问,不过现在可以问的问题。”

王杉点点头,轻声说道:“问吧。”

“为什么要杀这么多人?”

“因为他们该死,在我看来所有人都该死,他们都该死我要他们都为小夜陪葬。”王杉的声音平淡的出奇。

张三继续问道:“为什么要杀我?”

“因为你知道一切,你知道我的父亲就是项复,你知道我的父亲为了我甘愿成为青氏的棋子,你知道是我的父亲在暗中运作一切,你知道青野和青烈其实是一个人,你只打姬纤云为了我一直守身如玉,你知道孟野会被青氏俘虏,你知道孟野会不忍侮辱自杀,你知道全部,可是你就是不肯告诉我!若是你能告诉我,他们就不会死!”王杉激动的喊道。

“推衍之术,不可外泄,这是诸葛先生对我的告诫。”张三静静的说道。

王杉苦笑一声说道:“原来我的父亲就是荒原五仙中的最后一位,可惜当我知道这个事实的时候他以经和青氏的追军同归于尽了,原来青氏为了能够暗中发展实力自导自演出了一个所谓的项氏,事实上,项氏就是青氏的一个分支,除了那些掩人耳目的“项氏王族”,项氏的一切都是青氏的一部分,而你也没有告诉我原来曹千辰也是青氏的后代,如果我知道这些小夜就不会为了我被曹千辰毒死。你明明都知道一切,为什么就是不肯告诉我呢?”王杉的声音里透露着深深的绝望。

张三轻声说道:“因为当时北阳已经和曹千辰结盟了,北阳需要曹千辰的帮助来对抗青氏。”

“既然是这样,为什么不告诉真相?也许我可以选择隐忍如果我知道了,我就不会让小夜陷入那种惨境!”

“因为,小夜必须死,这是天数,不可违逆,否则会改变你的命运。”张三声音淡淡。

“放屁!”凛冽剑光缥缈如龙,眨眼之间,就已经斩去张三整条左臂。

“王杉!”冀谓出言阻拦,但是很快就连王杉自己都露出了吃惊的表情。

张三平滑如镜的伤口没有一滴鲜血流出,相反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从伤口处又长出了一条完整的手臂,而之前被王杉砍落在地的手臂瞬间化为灰烬,消失不见。

“我已经成为了新的玄微老人。”张三似乎是感受到了这两个人的惊愕,低声说道。

纵横剑当啷落地,王杉喃喃道:“原来是这样啊。”

张三站起身,对着王杉说道:“你杀了我的妻子和孩子,你杀了和我们一起盟誓的人,你杀了很多本不该死的人,但是你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。你带给了世人久违的和平,你也带给了世人挥之不去的阴霾,所以我不会惩罚你,因为我没有资格,我不过是命运的仆从,王杉,再见了。带着无尽的愧疚和怨恨去死吧,希望命运之神会原谅你的残暴杀戮。”

“等等!”王杉忽然叫住了转身欲走的张三。

“纤云究竟是什么死的?”王杉看着张三的背影,低声问道。

“自杀。”

“我知道,我是问她为什么要死?”王杉焦急的问道。

“因为她知道了其实你最喜欢的人叫做小夜,而不是她姬纤云,所以她选择了自缢,尽管你的大军已经离皇城不过十五里,尽管你已经昭告天下会立她姬纤云为后,她还是死了。你知道的,姬纤云是一个性情刚烈的女子,若是男人负心,对于她来说这世上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东西了,为了你而受的那些苦变得可笑。所以她死了,或许那个时候的青烈比你要爱姬纤云吧,尽管那个他分裂幻想出来的弟弟已经死了,为了帮你躲避青氏大军的追杀而死。”张三沉声说道。

“他们都还好吗?”王杉沉声问道。

长久的沉默之后,张三轻叹一声道:“我不知道,不过一定会比之前开心,因为现在的他们不认识你。”

话音未落,张三已经走出了房间,只留给王杉等人一个虚幻的背影。

“你杀了荆成则,你杀了陈昭业,你杀了所有和你起誓的盟友,除了我,因为他们都知道你的秘密,知道你其实是一个软弱无能的人,知道你不过是为了恐惧而杀人,为了孤独而杀人,你甚至没有放过你的妹妹张莺莺,就连张莺莺的孩子你都没有放过,你却放过了他,这是为什么?”冀谓冷冷问道。

“因为小夜死之前对我说‘替我向张三问好,若不是张三先生派我去南荒,我不会知道你爱我’”王杉回头看着冀谓,双目无神的看着冀谓。

冀谓点点头,继续说道“你杀了所有知道你秘密的人,现在我也知道了,你会杀了我吗?”

......

在建朝一百年之后的第二年,崔杉病死于十七丈台,他留给世人的是一个又一个的谜团,还有一个空前强大的王朝,不同于他的祖先所建立的崔氏王朝,新王朝没有了那些死而未僵的门阀,他留给后人的是一个整齐的帝国,崔杉的名字永远的留在了史册中,还有那些让人回味的各种所谓传奇。

纷纷九州,新的传说正在诞生......

举报

投推荐票(0)

投月票(0)

请先登录

您当前没有推荐票

推荐票规则

我要捧场

本月推荐票

0

排名: 距离前一名差距 0

我的推荐票:0

我要赠送:
1

确定送出

您当前没有月票

投月票规则

我要捧场

本月月票

排名: 距离前一名差距

当前月票:0(1张月票=2000金币)

我要赠送:
1

确定送出

  • 红酒

    200金币
  • 钻石

    800金币
  • 跑车

    2000金币
  • 别墅

    10000金币
  • 游艇

    50000金币
  • 飞机

    100000金币
数量:
赠言:

每累计捧场2000金币,系统免费赠送此书月票1张,本次捧场此书可得0张月票

结算:

0金币

原价:0金币

升级VIP享更多会员折扣

捧场

余额不足 请充值

取消充值

已成功捧场 1

同时为作者送出1张月票

感谢您的支持

关闭

已成功捧场 1

同时获得1张月票

感谢您的支持

关闭投月票

已成功投出0个月票

感谢您的参与

好的
操作失败,请重试~

已成功投出0个推荐票

感谢您的参与

好的
操作失败,请重试~
x
您的账户余额:金币 |充值订阅VIP章节
《问剑》金币/千字
  • 第二百六十八章 逐鹿之偿

    5590字/

    立即订阅
  • 订阅所有未购买的VIP章节。

    (请注意:不含未发布章节)

    批量订阅
  • 当您阅读到本书付费章节时
    将直接购买不再提示

    开启自动订阅

第二百六十八章 逐鹿之偿

5590字/金币

您的余额不足,请充值去充值

x
您的账户余额:金币 |充值订阅VIP章节
《问剑》

金币购买全本

请先登录

您当前没有推荐票

推荐票规则

我要捧场

本月推荐票

0

排名: 距离前一名差距 0

我的推荐票:0

我要赠送:
1

确定送出

您当前没有月票

投月票规则

我要捧场

本月月票

排名: 距离前一名差距

当前月票:0(1张月票=2000金币)

我要赠送:
1

确定送出

  • 红酒

    200金币
  • 钻石

    800金币
  • 跑车

    2000金币
  • 别墅

    10000金币
  • 游艇

    50000金币
  • 飞机

    100000金币
数量:
赠言:

每累计捧场2000金币,系统免费赠送此书月票1张,本次捧场此书可得0张月票

结算:

0金币

原价:0金币

升级VIP享更多会员折扣

捧场

余额不足 请充值

取消充值

已成功捧场 1

同时为作者送出1张月票

感谢您的支持

关闭

已成功捧场 1

同时获得1张月票

感谢您的支持

关闭投月票

已成功投出0个月票

感谢您的参与

好的
操作失败,请重试~

已成功投出0个推荐票

感谢您的参与

好的
操作失败,请重试~

章节举报

举报对象

第二百六十八章 逐鹿之偿

举报类型

举报内容

0/100

确定